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廉政瞭望 > 观点评论

自觉仕途无望 开启“敛财模式”

 发布时间:2020-04-15

1月13日上午,遂昌县人民法院一号审判庭内的气氛凝重,该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原党组书记、局长徐根耀滥用职权案正在公开审理,208名党员领导干部到场旁听,现场接受警示教育。面对法庭的审判,徐根耀后悔不已,此时,原本距离他退休仅剩三年时间。


徐根耀当庭表示认罪认罚


 曾经风光无限的部门"一把手"为何"晚节不保"

他又是如何一步步滑向违纪违法深渊? 




治病心切  放松警惕


"他业务精通、担当尽责,是真正敢做事、能做事的领导干部。"提起徐根耀,与他共事过的人大多会这样评价。


  出生于遂昌一偏远山村的徐根耀,正是凭着一股敢闯敢干的拼劲和韧劲,年仅29岁便走上乡镇主要领导岗位。随后,他又在县计生局、县环保局等多个部门担任"一把手"。2011年转任县建设局党组书记、局长后,他对当地原本较为落后的城市规划和建设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良和创新,短短两年间,遂昌城市面貌焕然一新,他本人也收获了不少赞誉。


  然而,2012年底,他被确诊为胃癌中晚期,正在想方设法寻求治病门路时,以往想要"围猎"他的项目老板们开始活跃起来。


  "徐局,我认识上海医院的胃癌治疗专家,他可以根治您的病。""我的亲戚也生过这个病,后来治好了,我可以帮忙联系安排医院。"老板们纷纷向他献殷勤。治病心切的徐根耀犹如抓住了救命稻草,在选择医院、联系专家、安排VIP病房等事项上,他一切听从老板们的"精心安排"。徐根耀的手术比较成功,很快进入恢复期。



自暴自弃  开始敛财


  在徐根耀养病期间,县里的几次人事调整都与他"失之交臂",自感升迁无望的他,心态也逐渐发生了变化:人生苦短,眼看着就快退"二线"了,何不趁着还在局长的岗位时多积累些"资本"于是,他与项目老板们走得越来越近,对于管理对象赠送的购物卡、高档酒等也悉数笑纳。


  2017年初,遂昌县启动城市更新项目,县建设局是重要的责任部门,项目前期的设计、征迁范围的确定、征迁补偿政策的研究等,徐根耀作为骨干均参与其中。"如果在拆迁之前购买红线范围内的房子,肯定可以从中赚取可观的‘差价’。"可考虑到自己的职务身份,如何操作才能既赚到钱又与自己撇清关系?他开始暗自盘算。


  "这个征迁红线范围县里已经基本敲定,但还没有对外公布,你们可千万不要出去乱说,否则我是要被处理的。"2017年4月,徐根耀将政府尚未对外公开的遂昌三溪口区块房屋征收内部决策信息及征收范围泄露给其家人以及亲家梁某某、好友曾某某等亲友,企图商议暗度陈仓的"万全之策"。


  随后,徐根耀的8名亲友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内"果断"抢购了征迁范围内的10余套房子和商铺。而徐根耀则以借款为由,转账200万元给其亲家梁某某,让其与曾某某合作,以400万元的价格购买了征迁范围内的两套商铺。


  2017年9月,遂昌县城市更新拆迁范围公布,徐根耀及其亲友"抢购"的商品房、商铺果然都在征收范围内。征收补偿款下发后,这8名亲友分别获利十几万元到几十万元不等,而徐根耀以他人名义合作购买的两间商铺,在征迁后为他轻松分得276万元的"差价"。为了"安全起见",徐根耀将这笔钱暂存于其亲家母诸葛某某的银行账户中,此后又用该笔钱以其女儿、女婿的名义在外地买了房。此外,2012年至2019年,徐根耀利用职务便利,收受下属和管理服务对象所送礼金钱物价值共计10万余元



百般抵赖  难逃法眼


征迁补偿款下发后,把房子卖给徐根耀及其亲友的原业主们开始陆续上访,一时间所有矛头直指徐根耀,遂昌县纪委县监委迅速介入调查。核实性谈话期间,徐根耀始终矢口否认提前泄露征迁范围的事实。由于一时未找到其他突破口,县纪委监委先转为外围调查


  2019年3月,省委第八巡视组进驻遂昌开始了为期两个月的巡视。由于担心事情败露,徐根耀立即召集亲友进行串供:"如果纪委找到你,你就说买房子是自己的行为,与我无关。"为躲避审查调查,他让女婿将其多年来收受的茅台酒、五粮液等贵重物品转移藏匿至亲戚家中,同时还教唆与他来往频繁的项目老板和管理对象"守口如瓶",帮助隐瞒其收受礼金钱物及违规放贷收取利息等违纪违法行为。


徐根耀藏匿在亲戚家中的10箱高档白酒



2019年7月12日,徐根耀被采取留置措施。起初,他自恃"准备充分",对违纪违法事实百般抵赖。然而在调查人员利用大数据手段查明的铁证面前,徐根耀的心理防线被彻底击溃,最终如实供述了所有违纪违法事实。


2019年10月31日,徐根耀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2020年1月13日,徐根耀因犯滥用职权罪和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六个月,并处罚金十万元,扣押在案的徇私舞弊违法所得276万余元和受贿违法所得均予以没收,上缴国库。